距离上次写post转眼三个月过去了。 这三个月我想的事情,好像超过了最近三年内发生的事情。 当然我不想一开头就把氛围搞的很感伤,然而事实上我就是很感伤。主题自然还是那些old stuff,hard feelings,sad mood,life is tough,etc. 被人类写了一千年,还将继续被写下去。

So now,我要贡献我的版本。我怕写在朋友圈会又会传播负能量。好在现在有了这里,一块隐秘的负能量的自留地。

年轻人告别年轻基本上是必然的。从某个时段开始,那些轻狂的时光突然就和你没有任何关系,而且你还觉得自己懂得了道理,主动放弃了那种生活。你开始厌倦在KTV里面声嘶力竭,在人群里面故作姿态。看以前写的东西会脸红,做任何事情都开始思考目的,计算得失。没有什么说走就走的旅行,甚至你开始怀疑旅行的意义。指着地图上,我到了这里, 我到了那里,然后怎样?有什么用?去年的照片,前年的明信片,到不了,回不去,怀念又能如何。

那些年轻时认可的人渐渐面目模糊。当年很喜欢老罗,最近发现很久没看过他的微博了。现在回想起来,老罗,作为一个段子手是合格的,作为一个企业家,简直是出格的。当年创办英语培训学校,带了一帮人出来做事,结果才干了两年就转行做手机了,这难道不是一种不负责任?对投资人,对当时带出来一起创业的同事?现在终于学会了收敛,现在看来,原来当初自己欣赏的家伙竟如此任性,说走就走,担当何在?现在对很多事情的看法都改变了,忽然就明白了世界是灰的,不白也不黑。比如当年很火的厦门人民散步事件,很多人激动的说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公民意见自发的表达并让政府妥协的事件。结果呢?很多年后,清华的学子和网民争论到底PX化学物到底是低毒还是剧毒。由于各地人民反对建立PX工厂,这种工业原料严重短缺,反而导致更多问题。有时候想起还真觉得有点像胜利既是正义中堺雅人的观点。从开头到现在,到底谁在混淆是非?谁在煽动群众?究竟谁有权判决一件事是对还是错?是正义还是邪恶?还有现在的高铁,当初出了事情之后,网上好多人号称自己是工程师发帖吐槽说此生不会坐高铁,说高铁多么多么不安全。结果呢?高铁改变了中国。现在谁出门不走高铁?究竟什么是理想主义,谁又在贩卖情怀?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成长,你慢慢看清些东西,也慢慢开始有了偏见。对世界的想象渐渐被消除,而替代的有可能只是你的另一种狭隘的见解,慢慢的,你成了一个保守主义的人,怀疑所有新生事物,站到了年轻人的对立面。有句话,当你觉得自己已经对世界足够重要的时候,世界才刚刚原谅你的幼稚。说这话的是陈凯歌,你一定难以想象他还能如此文艺,说出如此深奥的道理。这些年,我们看着他拍无极,拍搜索,拍道士下山,慢慢开始怀疑霸王别姬是他爸拍的。正如我们开始怀疑开着赛车风一样的男子韩寒的文字是出自他爸的手笔。年少时好多你觉得正确的道理,现在又开始动摇,为什么你成了这样,他成了那样?韩寒、老罗、冯唐,那些年少时候的英雄,现在一个一个的失去兴趣;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多么激情的口号,如果是当年肯定操起家伙就开干了。

不敢说以前认同的事情都是错的。但是现在好像比以前谨慎了很多。好像越活越不明白了,又好像越活越明白了。

长不大的人,都是因为要的太多。最大的遗憾,是不同步,好多道理,我明白得太晚了。

Prelu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