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的时候,我刚进科学院读研,当时应该是博一还是研三,刚开始接触到所谓的SDN。我记得很清楚,那个时候大家对SDN这个是有争议的。紧接着,2012年,Google号称内网全面采用了OpenFlow,SDN初创公司Nicira被VMWare以12亿美刀收购,于是Martin Casado成了硅谷30年最牛叉工程师,SDN成为30年里网络的最大一次革新。很快SD Everything,特斯拉出现了,我听到了SD Battery,大数据火了,我第一次在网络的会议上看到了Spark,AI崛起了,深度了,学习了。年初三月份的时候,大家关注的点还在于《都挺好》里的原生家庭伤害,四月,《我们与恶的距离》探讨了网络和新闻暴力,五月,中美开战了。在我年幼的时候,我总觉得,科技的突破好像是数十年如一日的努力,毕其功于一役的死磕才能实现的。现在,可能是我老了,什么时候事件的密集度已经变成了以月为单位了?What’s happening in two years?Nobody knows. 现在,已经是一个非线性的世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