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三月底的一天下午时候,接到一个电话,说,之前的P2P暴雷的公司调查,要我去做一趟笔录。那是一个雨天,感觉风吹在身上还有点冷。我跑到一个打印店,把之前的app截图打印了下,算是作为证据。在局子里,看到几个居民,以为也是为这事做笔录。一个人在那里絮絮叨叨说了半天,我听了半天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了。等了好久,终于有人领我到一个小屋子,写了一堆材料。我问说这事儿有眉目了吗,说,还没呢,只是了解下情况。出局子的时候天开始黑。风冷冷的吹,四下都是蓝黑色,好像是制服和天色的混合。我走上立交桥,周围的街道开始亮灯,也没有多少温暖。家离这儿不远,我走着,最后忘了是在哪吃了晚饭。

那天有点冷,北京难得湿冷一回。

今年发现温泉其实到了三月中旬的时候,已经有点热了。温泉这里就是湿冷阴暗,冬天不好过,但是也过得快。大白天点着个灯,不理会窗外天色阴沉,对着电脑干活,沉默的等待一场暴雨。窗外雨淅沥沥的,挑灯夜读到晚上,有一种奇怪的爽。

又一个下雨天,我在想,如此纠结付出气力,如此沉浸在往日的伤感里,是不是其实也是一个能力问题。能力如同力气,旁人看来不可思议的工作量,耗尽心力和构思的东西,可能做的人觉得,就是需要花时间做而已。如果美和生活需要力气重塑,那么毅然决然的离开,重塑自己的生活的人,都是自身命运的高能力者。如果你对生活充满了欲望,不抗拒每一种口味和可能,可能说明你还是个幸福的人。